一个存档处 所以什么都有
墙头很多 吃西皮并且是杂食动物‼️

【昊丞】镇痛剂(四)


*病娇hmh出没
*半现实向 有捏造成分
勿上升真人
  
镇痛剂(三)

  

<<<
  
  这天晚上范丞丞工作到很晚才回了宾馆。尽管十分疲累,他还是决定先洗个澡再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

  黄明昊听见动静,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丞丞你回来啦?”

  “把你吵醒了?我迅速洗个澡马上睡觉。”

  他随手抓了一身衣服就冲进了浴室。

  洗完澡穿衣服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从衣服堆里错拿了黄明昊的卫衣。他拿着那件衣服嗅了嗅,上面还有他十分熟悉的小少年的气息。

  不管了,先穿了再说。他们穿错对方的衣服也不是一两次了,黄明昊不会介意的。

  他还穿着那件衣服趴在床上录了段视频。温州人在一旁看着,困意消解了大半,也拿起手机来刷起了微博。

  “哎哎哎,快睡了睡了。未成年还得长身体呢。”

  范丞丞话音未落就刷到了黄明昊给他的评论。

  “你这么棒(pang)大家怎么会找不到你?”

  “……我看你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山东人立刻撸起袖子抓过温州人打了一通屁股。两个人又玩闹了一阵儿才安静下来,各自沉入了梦乡。

  隔天范丞丞说他喜欢Justin的屁股因为他屁股很翘的时候,比起感到羞涩黄明昊更先回忆起了被打屁股支配的恐惧。

  不过和范丞丞玩游戏,他乐此不疲。
  

  当范丞丞与其他人在舞台上嬉戏打闹时,“另一个黄明昊”差点就蹦了出来。这次黄明昊清楚地感受到了“他”的嫉妒,疯狂和蠢蠢欲动。

  范丞丞走过来想要揽住他,被他推开了。否则他将很难控制住自己的冲动。

  况且他不想听到台下的女孩子们仅仅因为他们勾肩搭背就发出高分贝的尖叫。CP营业没关系,他懂,他不在意,他care的是对方是范丞丞。

  他不想让他们的关系显得像是在营业。

  尤其是范丞丞搂完别人之后又以同样的动作来搂自己。

  他可能由于想太多而让自己的举动显得不自然了。范丞丞明显怔了怔才又重新笑开来。

  一个黄明昊对自己表现得略显冷淡,故意忽视了自己的示好,而另一个黄明昊又疯子一样地在追求自己,恨不得把自己拆吃入腹。

    范丞丞对这样的反差感到很疑惑。他看不懂黄明昊的心里究竟是什么想法。
  

  晚上回到宾馆,刚进门开了灯范丞丞就察觉到跟在身后的那个人气场不对了。

  黄明昊突然从后面环抱住他,将灼热的颤抖的嘴唇贴在他的后颈。

  他浑身一颤,猛地挣开那个怀抱,一个踉跄向前倾倒,脸着了地,牙齿把下唇给磕破了。他尝到了血的味道,一瞬间有些委屈。

  他究竟欠黄明昊什么了,要被这么对待?

  黄明昊那小子就非要这么折磨他吗?

  “没事吧?”黄明昊将他扶起来,看到他泛红的眼圈和眼眶积蓄的泪水。

  “你怎么哭了?很痛吗?”

  范丞丞别开视线,擦去了刚刚鼻子一酸涌上眼眶的泪。

  “哥哥。”黄明昊软软糯糯地叫他,把他的脸掰过来正视自己的力道却是不容小觑的。

  “你是造成我伤口的人,也是治愈我伤口的人。你是杜冷丁*,是镇痛剂,是麻醉药,是致幻成瘾的毒品。”

  黄明昊去吻他,吻他嘴唇上干涸的血,像幼兽般用柔软的舌头轻轻舔舐他下唇的伤口。一种麻麻痒痒的奇异感觉几乎要让范丞丞屈服于这个温柔的吻。

  但是不行。

  他喜欢的不是这样的Justin。

  如果Justin知道自己在不清醒的状态下做了什么,说不定也会后悔。

  范丞丞试图推开黄明昊,无奈力气拼不过认真时的温州人。这种情况下要打晕这个人更是不可能了。没办法,他只能尝试靠嘴炮来取胜了。

  “你现在是清醒的吗?”

  他从齿缝里挤出这句话。

  “黄明昊!”

  他很少直呼温州人的名字。

  这无疑像一记重锤敲醒了温州人。

  这是他第一次清醒过来之后还记得自己做了些什么。

  或许这一次根本就是他放纵了自己的冲动。

  黄明昊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笑得有点苦涩。

  事已至此,干脆破罐子破摔吧。

  “哥哥。”

  “对不起。”

  “你讨厌我也罢要赶我走也罢。”

        “但我喜欢你的心情是真的。”
    
  
tbc.
  
*杜冷丁系吗啡的人工代用品,其作用和机理与吗啡相似,具有与吗啡类似的性质。药理作用与吗啡相同,临床应用与吗啡也相同。但镇静、麻醉作用较小,仅相当于吗啡的1/10—1/8。杜冷丁反复作用也可成瘾,不良反应与吗啡相似,被列为严格管制的麻醉药品。所以,无论从其药理作用、成瘾性,对人体的危害来讲,还是从法律文件规定上讲,杜冷丁都是一种毒品。(来自百度百科)
 

评论(8)
热度(141)

© A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