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存档处 所以什么都有
墙头很多 吃西皮并且是杂食动物‼️

【磊伦】相约九八(中)


相约九八(上)

Summary:磊小帅喜欢伦巴。但是当纯纯醒来并找回记忆后,他知道自己更没有可能得到伦巴的心了。他很沮丧,以至于回家的路上被一辆摩托车撞倒了。当他再次醒来时,他发现自己回到了真正的1998年。他仍然是二十四岁,而彼时的伦巴只有十八岁。

  
<<<
  
  磊小帅试图站起来,由于睡了太久双腿酸软无力,他刚抬起屁股就又坐了下去。伦巴笑眯眯地看着他,起身弯下腰,向他伸出一只援手。
  “嘿——咻。”
  把磊小帅拉起来,伦巴引他来到吧台坐下。磊小帅在心里暗暗比量了一下,欣喜地发现自己比十八岁的伦巴高那么一点。
  “你一个人来玩吗?怎么倚着墙就睡了。没遇到心仪的对象?”伦巴给他倒了一杯果汁,又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插上吸管边喝边同他说话。
  “嗯……嗯。我今天刚来这儿,说实话是误进了歌舞厅。因为太困了我就倚着墙眯了会儿。”磊小帅随口编着瞎话,又生怕自己话里有漏洞被对方听出来。他盯着手里的杯子看了会儿,喝了口果汁,开始转移话题:“你是这儿的驻唱歌手是吧,工作忙不忙?”
  “平时挺忙的,今天不知怎么回事,生意有点冷清。虽然我是乐得清闲,不过也没有先生或是太太额外塞给我钱了。”伦巴垂着眼睛把玩着吸管,语气听上去很是遗憾。
  “你是想攒钱给喜欢的女孩买礼物?”磊小帅试探着问。
  “你怎么知道?!”被戳中心事的少年人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来,又懊恼地拍拍自己的脑门,“啊,你想诈我是吧?可恶,上当了……”
  虽然还没和甄纯谈朋友,但伦巴已经对甄纯有意思了。磊小帅心中警铃大作,看来自己下手要迅速点了。他摸摸自己的裤兜,掏出张百元大钞。为了做戏搞来的钱这时候派上用场了。他捏着这唯一可利用的道具,想了想把它放到桌上,推给伦巴:“喏。陪我出去聊聊天散散心,这钱就给你做小费了。”
  “哇塞……!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有钱人。”伦巴用指尖按住纸币,留恋地停了几秒,又把它推到磊小帅面前,“不过,我就当你是朋友啦,既然你刚来这儿,我该带你四处逛逛。钱就算了。”
  
  夏日就连夜里也有些闷热。蚊虫嘤嗡,闻到人肉味儿就像饿虎扑食一般飞来。“去去去。”伦巴岔开腿拿着蒲扇驱赶蚊子,架势活像赶母鸡回窝。
  “你长的这么好看,能不能注意点儿形象啊。”磊小帅忍俊不禁。
  在前面蹦哒着扑杀蚊子的伦巴听见这话,停下动作思考了一会儿,凑到磊小帅身边,一个胳膊肘搭在他肩上,另一只手拿蒲扇轻轻在脸边儿扇着,冲他抛去个媚眼儿。
  “像这样?”
  磊小帅觉得自己仿佛被妲己的桃心射中,一时陷入了眩晕状态。
  勾人的狐狸。
  他二十岁那年就是被这样一双眼尾上挑的狐狸眼勾走了神魂。虽然那人只是无意间一抬眼,他却因此陷入了无尽的单相思中。
  “呕。”为了逗逗少年伦巴,磊小帅捂着胸口违心地发出了被恶心到的声音。
  “嘁。”伦巴没趣地继续用扇子拍蚊子,但胳膊还搭在他肩上,“说起来你长得和隔壁小卖铺的老板好像啊。不过最近他关门歇业,一周没见人了。刚才你说你也叫磊什么,你是他兄弟?”
  “不……我叫雷欧(LEO)。我说过了,我今天刚来这条街,不认识你们这儿其他人。”对不住了老爹,我不能说我是你儿子我名叫磊小帅,九八年我才四岁啊。磊小帅在心中向父亲双手合十忏悔。
  “噗,你是奥特曼?”伦巴又笑眯了眼,用手中的蒲扇拍拍磊小帅的胸膛,“你都多大了还看那个。”
  “你就叫我雷欧吧。”磊小帅几乎是自暴自弃地说,“让我保持些神秘感。反正过段时间我可能就走了。”
  “哦?你要去哪儿?”
  “去……蓬莱仙境。”磊小帅随口胡诌。
  “越说越不靠谱了。”伦巴放下搭在他肩膀上的胳膊,有一下没一下地摇着扇子,“如果有能让纯纯喜欢上我的地方,那我才承认它是仙境。”
  磊小帅看着他的侧脸,在心中描摹那仿佛永远含着水光的眼睛和高挺的鼻梁。
  如果有能让你爱上我的地方,那也是我的仙境。
  
  
<<<
  
  磊小帅在伦巴家住下了。
  他原本假意说要去找个宾馆住,想看伦巴作何反应。他猜伦巴会挽留他的。
  “别去找宾馆了。就住我家吧。你可以在我屋里打地铺。”
  他猜对了。
  “你真不怕我是坏人?”看着伦巴给他往地上铺毯子时,磊小帅忍不住问。
  “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你自己看着办吧。”伦巴头也不回地答。
  我不差钱也不想要人命,我只想劫色。
  这句话在磊小帅舌尖打了个转又咽了下去。
  
  第二天磊小帅一醒来,伦巴就开始朝他抱怨。
  “你看,都是因为大晚上陪你乱逛,我被蚊子咬了好多包。”
  伦巴撸起袖子,露出一截洁白光滑的皮肤给他看。磊小帅听着他指挥,从抽屉里拿出风油精帮他涂在蚊子咬的红包上,看着那一串北斗七星一样的包忍不住调侃:“多好啊,这都是蚊子留给你的吻痕。”
  “恶。我承受不来这份爱情。”伦巴嫌弃地挥挥手,想把风油精刺鼻的味道也扇走。
  “给我讲讲你的纯纯呗。你喜欢她哪儿?”
  伦巴在厨房煎鸡蛋的时候,磊小帅凑过来问。
  “不告诉你。”
  “因为她漂亮?可爱?”
  “因为她善良!她对我好,我第一次站在台上唱歌的时候,她还来看我。”
  “那你分得清你对她的感情是爱还是感激吗?”
  “……”伦巴把煎好的鸡蛋盛到盘子里,“我只是喜欢她。以后我可能会爱上她,但现在我只是喜欢她。”
  “你有没有想过你们的未来?”
  “我没想过。说实话我还不敢去想。总得等纯纯答应和我在一起我再去想吧。你问这么多做什么?”
  放下锅铲,伦巴转过身直直地看着他。
  “你是不是对纯纯有意思?”
        磊小帅哑然失笑。他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住,在伦巴疑惑的眼神中大声告白:
  “我是对你有意思!”
  
  
tbc.
  

评论(10)
热度(57)

© A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