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存档处 所以什么都有
墙头很多 吃西皮并且是杂食动物‼️

【磊伦】软肋(番外)


前文:软肋
(说是番外其实就是为了延续前文设定🙊
*用了人物名但内容和原剧情没关系
*内有一辆小车车
  

  
<<<
  
  伦比最近有些苦恼。
  自从答应了弟弟建立起恋爱关系,吴语就经常半夜偷偷爬到他床上来,和他挤成一团睡觉。
  他怕冷,房间里常年放着炭盆用以取暖,但吴语是个非常有活力的年轻人,在三十几度的房间里会热得汗流浃背。他心疼弟弟,劝他乖乖在自己房间睡,白天他们有的是时间在一起,但吴语不肯,非说自己最近老做噩梦,要在哥哥身边才睡得好。
  听他倾吐苦水的大光圈实在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您这算是烦恼吗,您这是来我跟前秀恩爱的吧。送您一匹阳光彩虹小白马,您快骑上麻溜地走吧。”
  “好好好我这就走。”接过大光圈扔过来的彩虹小白马玩偶,伦比一转身就撞上了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的吴语。
  “哎呦!你吓我一跳!”他惊得往旁边蹦了一下,活像只受惊的兔子。吴语笑吟吟地看着他,把手里的甜品袋子递到他面前:“给你买的。你昨天说想吃来着。”
  伦比“扑哧”一声笑了。“怎么,还真把哥哥当女朋友对待了?”他说完这话又觉得哪里不对,见吴语眼里的笑意因他的话浓了几分,他更觉得面红耳赤无地自容,连忙更正道:“男朋友男朋友!”
  “那么男朋友,我们回家吧。”吴语牵过他的手,撇下正试图自戳双目的大光圈拉着哥哥往家走。
  哥哥吃东西的时候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很是可爱。吴语托着脸看伦比吃甜点看得津津有味,伦比只觉得自己要被那视线烧出个洞来。他吃不下去了。
  “小语,弟弟,别看我了,你也吃。”
  吴语张开嘴做出讨食的样子:“你喂我。”
  “你这孩子……”伦比又好气又好笑,叉起一小块点心喂进他嘴里。
  “嗯,好吃。”吴语竖起拇指比了个赞。
  “是吧。”喜欢的食物得到认同也会令人感到喜悦,伦比像自己得到夸奖似的,心情极好地哼起了歌。

<<<
  
  伦比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正好撞见吴语光着膀子抱着枕头熟门熟路地溜进自己屋里。伦比在心里叹了口气。算了,他开心就好,还有什么比弟弟开心更重要呢。
  怕热的吴语已经放弃穿着上衣在伦比屋里睡觉了。他尽管瘦,却有一排惹人羡慕的腹肌。伦比偷偷捏捏肚子上的肉,感到一阵挫败。
  这肉也是最近刚被吴语喂出来的。
  吴语一见他进来就开始嚷嚷:“哎哥你怕冷还不赶快把头发吹干,过来过来我帮你。”
  于是伦比就乖乖在床边坐下了。
  吴语举着吹风机帮哥哥吹头发,看着一滴水珠顺着他后颈滑下,隐入宽大的衣领中。想象那滴水将沿着脊柱一路滑下,如同抚摸后背的手指,他突然感到有些口渴。
  他一直很想看哥哥穿无袖背心,将大片皮肤暴露出来的的样子。只是由于哥哥极度畏寒,就连夏天也要裹上三层才能出门,这个心愿一直都没有得到实现。唯有在梦里见得几次,醒来却愈加空虚。
  那份空虚就和现在能看到却吃不到的感觉一样。
  但他不能太心急。对心爱的哥哥,他有十足的耐心去等他真的接受这份感情。
  
<<<
  
  一般情况下吴语总是那个贪睡的人,但是这天他莫名地早醒了。既然醒了就起来吧,既然起来了就去给哥哥买早餐吧。这般想着,他穿戴好,只拿着钱包就出了门,手机因为搁在桌上充电就没有拿。
  吴语真的没想到他会在自家门口碰到他的前女友。看着越走越近的女子,他一时有些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她不会追自己追到这儿来吧?
  “甄四八?”
  “吴语……你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要和我分手?我们真的不能再在一起了吗?”
  “……我们到别处去说吧,我哥在屋里睡觉呢。”
  “你真是为了他才要跟我分手?你要我怎么相信?”
  “我们到别处去说。”
  “……好。那今天我们就把话都说明白。”
  甄四八来势汹汹,吴语也不好说我回屋收拾一下你等我一会儿,便直接引她去了另一条街上较为安静的咖啡馆。
  
  “弟弟?”
  “吴语?”
  伦比醒来的时候发现吴语不见了。他找遍了全屋也没有看到吴语的身影。吴语没有给他留下信息,甚至连手机都没带。
  是出了什么事吗?有什么紧急情况让他一声不响就走了?
  他去问大光圈有没有见到自家弟弟,得到的回答是“我看见他跟一个漂亮女孩走了”。
  他心里“咯噔”一下,不敢相信地又去找黄逗确认了这件事。
  这让他一整天上班都浑浑噩噩的,连邻居大光圈都看不下去了,劝他不要多想,说不定人家只是老同学叙旧呢?
  “我也没想什么……我就是有些怕。”
  吴语和他提起过一次恋爱的事,没等他找机会问个详细,吴语就说两人已经分手了。他记得自己当时如获大赦的心情。他知道这样不对,可他控制不了自己诸如此类的想法。
  “您这就是占有欲,是恋爱中的人常有的表现。”大光圈下结论道。
  恋爱?
  他真的有想和自己的弟弟建立这种关系吗?
  他当初答应吴语,究竟是出于一时心软,还是早有此想法所以顺水推舟?
  到了晚上他下了班,又独自吃完饭,吴语也没回来。外面淅淅沥沥下起了雨,时不时还伴随几个响雷。他打了个寒颤,披着毯子坐在炭盆旁边开始思考这些问题。想着想着,他便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不太愉快。他做了关于童年的噩梦。即使在梦里,泪水还是从他眼角滑落下来。
  
       或许是因为有过被抛弃的经历,伦比热情的外表之下总是藏着些脆弱。他努力让自己表现得外向,表现得无坚不摧无所畏惧,而一些无意识的动作总会暴露他本质的敏感与内敛。无论站着或是坐着,他会下意识采取一种自我保护的姿态。
  吴语站在门口,看到守着炭盆抱膝蜷成一团的哥哥,心里一阵疼痛。
  他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没想到还是惊醒了哥哥。
  “你回来啦。”伦比抬起头,苍白的脸上两道未干的泪痕在火光映照下格外显眼。
  “哥……”吴语在他面前跪坐下来,用拇指将那泪痕抹去,“你怎么在这儿睡了呢。”
  “嗨……下雨天冷,而且又打雷又打闪的,我睡不着,坐这儿想等你回来,结果这样反而睡过去了。”伦比遮掩了自己流泪的原因,吴语也没有多问。他给哥哥把毯子捂得严实了些,将他拥进怀里,轻轻抚着他的背。从小到大,哥哥总是这样安慰他的。
  “我不会抛下你的。”
  
<<<
  
  我只谈过一个女朋友,并且我们的关系还没有发展到很亲密的程度,这段感情就结束了。
  我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和别人谈恋爱。我看着她,脑子里都是你的样子,不住地去幻想此情此景下,如果是你,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她今天来问我‘我们还有没有复合的可能’,我明确拒绝她了。我们发生了点争执,让她相信我的话也花了点时间。我不放心让女孩子一个人走夜路,就送她回了她住的地方。来回路程有些远,所以我回来晚了。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两人并排坐在床上,伦比还是没忍住问起那个“漂亮女孩”的事。吴语坦诚地把一切都告诉了他。然后他拉住哥哥的手,轻轻捏了捏。
  “你不用担心我会被人从你身边夺走。今天我把话都和甄小姐说开了,我和她从此以后不会再见面了。”
  “我没……算了,我就是担心了。”拉过被子蒙住脑袋,伦比背对着吴语躺下了。“很晚了,快关灯睡觉吧。”
  “好嘞。”熄灭了床头灯,吴语也躺下来,一只手臂揽住了躲在被子里的人。
  哥哥害羞的样子也很可爱。
  
<<<
  
  一辆小车车

<<<
  
  好不容易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在床上呈咸鱼状躺平了一会儿,伦比突然地坐起来又迅速地捂着腰倒了下去。
  “我做的菜都凉了……”他委屈地嘟囔。
  “再热热就好啦!哥你做什么都好吃!”吴语抱过来,撸猫一样揉着他的头发。
  “……别老夸我,我不想再继续膨胀了。”伦比瞥了他一眼,孩子似的撅起了嘴。
  吴语亲亲自家哥哥的嘴角:“可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啊。”
  
  
Fin.

就当送大家的儿童节礼物吧(开玩笑的x

评论(12)
热度(217)

© A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