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存档处 所以什么都有
墙头很多 吃西皮并且是杂食动物‼️

【磊伦】软肋

 
吴语x伦比

*私设伦比和吴语不是亲兄弟,伦比是被收养的;两人没有妹妹
*性格沿用的是我大里角色的性格,与真人无关😂然鹅依然ooc(
*都是乱写的和原剧情没关系
*我在等零点更新 估计看完我会疯掉
  
  
  
<<<
  
  伦比是吴语的哥哥。
  准确地说,是吴语唯一的、最爱的哥哥。
  由于父母早早离开了人世,十年来伦比当爹当妈又当哥,独自将吴语拉扯大。因为这个原因,即使已经是十多岁的大小伙子,吴语依然很黏哥哥,几乎要和哥哥长成连体人。两兄弟相貌都十分出众,引来不少青睐者,然而他们眼中仿佛只有彼此,对靠近身边的美色都视而不见。伦比已经二十多岁了还没谈过女朋友,连初吻都还在。吴语有时拿这件事调侃他,总会换来哥哥面红耳赤地大叫“小孩子好好学习不要管这些”,他就在心里偷着乐,心说哥哥是我的,我才不会把他交给任何人。
  为了养家糊口,伦比打了好几份工,比如替人家照看宾馆,照看香水铺等等。吴语总是不放心哥哥自己看店,所以他一放学就会以最快的速度飞奔到店里。伦比是个非常有正义感、爱打抱不平的人,平日里看见以强欺弱以多欺少的事,他总要站出来替人家发声。这也给他惹了不少麻烦,隔三差五就有心怀不轨的人去他的店里找碴,或者顺走些值钱的玩意儿。
  一次吴语放学回家,一进门就看见哥哥坐在地上,嘴角还在往外渗血。他慌张地想扶起伦比,一触到他的腰,对方疼得发出了嘶声。好不容易扶他坐到沙发上,看他笑着说我没事你快去学习吧,吴语气不打一处来,板着脸几乎是命令式地让他解开衣服,自己要看看他的伤势。伦比看他黑脸的样子煞是吓人,便乖乖顺服了。
  脱下浮夸的花马甲,掀开衬衣,吴语看着自家哥哥白生生的腰上一片扎眼的淤青,几乎气红了眼。
  “我要让欺负你的人不得好死!”他咬牙切齿道。
  “嘘——”伦比捂住他的嘴,“别说了。别这么做。我没事儿,真的。”冲动暴躁的伦比只有在吴语面前是温和的,像一片柔软的月色。他真挚而略带祈求地望进吴语眼中,后者沉默了一会儿,说:“明天是周六,我不用上学,正好替你上班,你就在家休息吧。”吴语双手握住哥哥的手,低头亲吻他的指尖。他把怒气咽进肚子,在哥哥面前表现出乖宝宝的模样,心里却悄悄地制定了个复仇计划。
  他去查了监控,看清了来找事的几个人的脸,花钱雇了人在路上拿麻袋套住他们的头,逮到暗处胖揍了一顿,直揍得他们哭爹喊娘找不着北。
  “要是再敢去招惹伦比,有你们好看的。”他以伪装过的声音恶狠狠地说。
  自此再没有人去找伦比的事了。

<<<
  
  吴语在高中社团学了摄影。
  伦比是他的专属模特。
  吴语几乎抓住他们在一起的每分每秒拍他录他,把他每一个可爱的小动作都记录了下来。
  后来吴语在伦比的支持下如愿考上了电影学院。当吴语要自己当导演拍一部戏时,他第一时间找到伦比,兴奋地说:“哥,你来当我第一部戏的男主角吧。”
  伦比听罢害羞地搓搓手,腼腆地笑了:“我吗?我不行的,算了吧。”
  怎么会不行,你只是坐在那儿不说话就很完美。
  吴语没把这句话说出口。他默默改了剧本,找到一个合适的女主角拍了他人生中第一部戏。
  电影在影院上映的时候,他拉着伦比去看。
  伦比盯着大屏幕的眼睛闪着光。
  吴语侧过脸看他,轻轻地笑。
  哥,你知道吗?我的戏里第一男主角的位置永远为你留着。
  看完电影,又去逛街吃饭,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伦比倒在床上,原本只是想歇一会儿就去洗澡,结果真的睡了过去。
  洗完澡叫哥哥去洗漱的吴语没得到回应,便来到了伦比的房间。房门没关,他轻轻一推就开了。
  伦比毫无防备地睡着,还嘟囔了几句梦话。吴语静静地站在床边看着他,看着看着,他俯下了身,像吻醒睡美人的王子般缓缓地虔诚地贴上哥哥的唇。
  
<<<
  
  或许趁伦比睡着的时候偷亲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你看,因为你不小心弄醒了他,造成了现在这种状况——
  吴语抓着伦比一只手腕将他按在床上,伦比的另一只手奋力抵着吴语的肩膀,试图将他推开。他还不是很清醒,脑子并没有反应过来吴语这个举动有何意义,只是本能使他拒绝了对方的进一步亲近。
  “你讨厌我吗?讨厌我亲你?”吴语皱着眉头,语气可怜中透着压迫感。
  “不是……可我是你哥哥……”伦比垂着眼弱弱地辩解,手上的力气小了许多。
  “但我们不是亲兄弟啊。”
  伦比挣扎的动作停住了。他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看着说出这番话的弟弟。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妈拉着你的手说希望你把我当亲弟弟一样看待的时候,我就站在病房外面。我都听见了。”吴语用力握着他的手腕,嘴唇贴在他耳边,用气音折磨他敏感的耳朵,“说实话,当时我很激动——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但却走进了彼此的生命,你不觉得这更是一种缘分吗?”
  “可是……但是……”
  伦比说不出话了。他的大脑一片混沌,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弟弟这份突如其来的热烈的爱意。
  吴语忽然把头埋进他的肩窝,手上松了力气。他的手腕从禁锢中挣脱,洁白的腕上多了一圈显眼的红色。年轻人改用胳膊环住了他,依然没抬起头来。他猜吴语是哭了。他轻轻拍拍弟弟的背,安抚性地说:“你先起来好不好?你这么大人了,压着我这把老骨头,我有点受不住了。”
  吴语闻言松开圈住他的手臂,站直了身子。年轻人的眼圈和鼻头都红红的,用一双动物幼崽般无害的眼睛委屈地看着他。
  “我真的很爱你。这难道有错吗?”
  这副神情像极了小时候他因为误会吴语偷同学东西而训他的那次。
  他的心揪紧了。
  这毕竟是他最爱的、用心呵护着长大的弟弟啊。无论有没有血缘关系,他们的生命都已经紧紧绑在一起了。
  “如果这是罪,让神惩罚我就好了。”吴语拉着哥哥的手,贴在自己胸口。他在等最后的宣判。
  伦比笑了。带着一丝苦涩,他说:
  “我不放心啊。还是让我陪着你吧。”

  你是我不堪一击的软肋
  更是我坚不可摧的铠甲
  有你在身边
  我不再害怕任何事情。
  
  
Fin.

评论(16)
热度(336)

© ARIA | Powered by LOFTER